首页 博客 登录 注册 联系

Flappy Dragon~

返回首页

短篇中的纳博科夫:无可反抗的宿命与婉言相告的残酷TEST

眼下这上下两册《纳博科夫短篇小说全集》收入的篇目不多,只有52篇。其中大部分来自纳博科夫生前的四部英文定本选集,除此之外,还列入了纳博科夫之子挑拣出的13篇小说。比起卷帙浩繁的契诃夫短篇小说,纳博科夫的52篇小说好像更容易阅读与分析——但事实是,这些小说的阅读门槛是实实在在的,不同于契诃夫故事的完整流畅,纳博科夫的小说中有更多羁绊或者障碍。

羁绊或者障碍体现在哪里呢?纳博科夫讲述故事的方式,正如其中一部小说的篇名一般:“婉言相告”。《婉言相告》这篇小说讲述的是,善良的邻人不知该怎么告诉一位老妇她的儿子已经死去的消息,他们想了很多种办法,试图“婉言相告”,以减弱残酷的事实对老妇的精神冲击。越来越多的外人了解到了这场悲剧的发生,当事人却浑然不觉——纳博科夫的整个故事也是“绕着”老妇的悲痛,而并非切入悲痛本身来讲述的。他写周围的女人们忍不住哭泣,男人也下不了决心,却绕开了老妇的内心感受,直到篇末,耳聋的老妇才在人们的聚会中发现了什么,“笑容这时消失了,换成了怨恨一般的神色”。

在许多故事里,纳博科夫似乎也是以“婉言相告”的方式,向读者传达了一些难以传达的事实,反而达到了更为残酷的效果,比如《落日详情》《事关面子》和《昆虫采集家》,在故事结构上,它们均有着“婉言相告”的印记,可以联合起来证明纳博科夫异于其他作家的风格,也在纳博科夫的长篇小说《洛丽塔》等问世以前,显示出了小说家对于“背叛”、“谋杀”和“死亡”等主题的练习。
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,共 0 条评论

    暂无评论